唯一不限制任何拍照的世界最美宫廷图书馆

  • 时间:
  • 浏览:79

  我们现代的阅读方式,逐渐被手机、平板等电子设备取代,忙碌的生活让时间支离破碎,“碎片化阅读”占据了人们大部分在地铁上,在等车时,在咖啡馆里的时间。但我坚持认为这种阅读无法取代书本,或者说,碎片化阅读所汲取到的信息和完整阅读书籍大相径庭。有多少人还喜欢手捧一本纸墨飘香的书籍细细阅读,静下心来忘记一切纷扰?

  

  时间进入到2019年,一个又一个纸媒的停刊,不禁又让人对纸质书籍的命运担心起来,但图书馆依然是一种美好的存在,世界上不乏美若天堂的图书馆,抛开浩如烟海的藏书不提,其建筑本身就已经是巧夺天工。哪怕看不懂那些天书般的外国文字,置身其中,也会觉得多了几分书卷气。

  位于奥地利首都维也纳的国家图书馆(Nationalbibliothek),就是其中之一。

  

  作为奥地利最大的图书馆,国家图书馆拥有超过740万件藏品,不仅包括图书、手稿,还包括地图、音像资料、地球仪等,都收藏于维也纳市内多处,对外开放参观的是最古老最壮观的辉煌大厅(Prunksaal),保存了1501-1850年间出版的20万册图书。

  

  国家图书馆是于维也纳老城区霍夫堡皇宫的一部分,被认为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图书馆之一,最早为查理六世请来奥地利巴洛克建筑师老费舍尔·冯·埃拉赫(JohannBernhard Fischer von Erlach,1656-1723)设计,由他的儿子小费舍尔·冯·埃拉赫(JosephEmanuel Fischer von Erlach,1693-1742)在1723-1726年建成,命名为霍夫图书馆(Hof-Bibliothek),也就是帝国宫廷图书馆,1920年改为国家图书馆。

  辉煌大厅的入口处在霍夫堡宫后面的约瑟夫广场(Josef splatz),以约瑟夫二世(Josef II,1741-1790)的名字命名,他的母亲就是著名的女强人玛利亚·特蕾西亚(Maria Theresia)。1780年特蕾西亚去世后,约瑟夫二世正式成为奥地利大公,他非常喜欢音乐,曾召莫扎特入宫任职。1795年他请来奥地利新古典主义雕塑家弗朗茨·安东·冯·泽纳(Franz Antonvon Zauner,1746-1822),在广场中央塑造了一尊约瑟夫二世骑马像。

  

  

  

  

  广场北侧是霍夫堡皇宫,南侧为皇家教堂奥古斯丁教堂,东北方向曾为皇家马厩,圈养了来自斯洛文尼亚的高级骑术马利皮扎马(Lipizzaner),鼎盛时期曾超过900匹,现为利皮扎马博物馆。

  

  雕塑对面是完成于1784年的帕拉维奇尼宫(Pallavicini),由建筑家约翰·斐迪南·黑岑多夫·冯·霍恩贝格(Johann Ferdinand Hetzendorf von Hohenberg)设计,1842年阿尔方斯·帕拉维奇尼(Alfons Pallavicini)买下宫殿并以他的名字命名,门口的希腊风格女神柱也是弗朗茨·安东·冯·泽纳所设计。

  

  

  广场西侧就是国家图书馆的入口,建筑外观处处充满了学术之气。楼顶上方是意大利晚期巴洛克艺术家洛伦佐·马蒂利(Lorenzo Mattielli,1687-1748)设计的《战车上的弥涅尔瓦》。

  

  两侧两个金球分别为天球仪(即星象仪)和地球仪,下方是天文和学术测量工具。

  

  

  别看图书馆入口不起眼,里面可是金碧辉煌,担得起“辉煌大厅”的名字。

  我到图书馆的时候离闭馆时间只有半个小时,急急忙忙买了票跑上二楼的大厅,进入大门,壮观的景象扑面而来,第一感觉就是惊艳与震撼,豪华壮观如宫殿一般,不愧为全球最美宫廷图书馆的美称。

  

  整个大厅分为三部分:南侧的战争翼、中央拱顶和北侧的和平翼。

  大厅里巨大的海格力斯柱颇为显眼,它是西班牙的象征,西班牙的国徽上也有它的身影。

  

  

  在欧洲神话中,同样的神在不同国家有不同的名字,海格力斯就是古希腊神话中的大力士赫拉克勒斯,两个柱子形容直布罗陀两边海峡的山峰,北侧是英属直布罗陀境内的直布罗陀巨岩,南侧在北非大陆。1700年,西班牙国王卡洛斯二世去世,由于没有男性子嗣,留下遗嘱指定继承人为法国国王路易十四的孙子安茹公爵腓力,称腓力五世。利奥波德一世(Leopold I,1640-1705)为了给儿子争夺王位,使得哈布斯堡王朝领土统一,发动了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战争结束前利奥波德一世去世,约瑟夫一世继承了神圣罗马帝国的皇位,查理继续竞争西班牙王位。但1711年,年仅33岁的约瑟夫一世死于天花,查理即位,就是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查理六世。已经做了皇帝,就不能什么都占着了,查理六世就这样失去了盟国的支持,放弃争夺西班牙王位,1713年签署了乌得勒支条约结束了战争。但没得到的永远是最好的,查理对西班牙依然耿耿于怀,就将海格力斯柱设计在了大厅里。

  

  抬头仰望,大厅上方绘制了精美的壁画和天顶画,由奥地利巴洛克画家丹尼尔·格兰(Daniel·Gran,1694-1757)于1726-1730年绘制。图书馆入口位于大厅南侧,先看到的是战争翼,上方半圆形壁画绘制的是古希腊神话中腓尼基王子卡德摩斯(Cadmus)屠龙的故事。卡德摩斯是古希腊神话中的英雄,将腓尼基字母传入希腊。他被迫和战神所生的巨龙交战,杀死巨龙后遵照雅典娜的劝告拔下龙牙插在地里,从龙牙中长出武士自相残杀,最后剩下5人建起了底比斯。

  

  辉煌大厅正中央有一尊查理六世雕像,是来自意大利威尼斯洛可可风格雕塑家安东尼奥·科拉迪尼(Antonio·Corradini,1688-1752)于1735年创作。

  

  威风凛凛的雕像周围还有8尊哈布斯堡家族成员的雕像,加上两翼各4尊,一共16尊雕像,都由奥地利雕塑家施特鲁德尔兄弟保罗·施特鲁德尔(Paul Strudel,1648-1708)和彼德·施特鲁德尔(Peter Strudel,1660-1714)共同完成,都是哈布斯堡王朝统治下的奥地利、奥匈帝国或西班牙国王。

  

  抬头仰望,中央大厅上方的天顶画绘制了查理六世下令修建图书馆的事迹:中间为天使托举着金字塔,下面大力神赫拉克勒斯和阿波罗共同扶着查理六世的画像,代表了力量和智慧辅佐国王;再下面是战神马尔斯,一侧象征长久的立柱另一侧的狮子象征力量。左侧的查理六世用权杖指着一个建筑模型,发令修建图书馆,右侧石碑刻的是匈牙利国王匈雅提·马加什(MatthiasCorvinus,1443-1490),1485年他在与神圣罗马帝国腓特烈三世的战争中,占领了大部分奥地利领土,并且使用了奥地利大公的头衔。画面上方的孩子脚踩石碑,扶着一面圆形画像,画的是腓特烈三世长子——神圣罗马帝国皇帝马克西米利安一世(Maximilian I,1459-1519),他在马加什去世后实现了奥地利的重新统一,夺回了被匈牙利占去的领土。整个画面是朝向北侧的和平翼的,因为那一侧是皇帝的入口,让查理六世一进入到图书馆就能看到这幅画。

  

  中央大厅四周还有四个地球仪,主要研究天象和地理,来自威尼斯的圣方济各会修士文森佐·科罗瑞利(Vincenzo Coronelli,1650-1718)制作。都是真正的数百年前的文物,毫无遮挡地展示在游客面前供人欣赏。

  

  从南侧看去的画面,是位于金字塔尖方向的和平女神手持橄榄枝送给自由和智慧之神弥涅尔瓦,左侧是手持珠宝和书籍的神,右侧敌人从天坠落。画面四周的圆窗让图书馆既有良好的采光又使画面和谐,相间的绘画描述了人类的科技活动,包括天文、地理、军事、航海、音乐、绘画、建筑等。

  

  

  

  

  北侧和平翼海格力斯柱上方的壁画描绘的是曙光女神奥罗拉扶着太阳神的战车,脚下驱赶走代表黑夜的恶魔。

  

  

  环视四周,不同年代,种类繁多的收藏书籍密集排列在古色古香的木制书架上,收藏了包括纸莎草、手稿、古本、地图、音乐、画像、图表、照片等,学科分类如天文学、医学、航海、物理等,与精美大理石支撑的空间、侧廊的巨幅壁画浑为一体。漫步其中,仿佛时而置身于皇家宫殿,时而遨游于浩瀚书海。

  

  

  

  

  无论是否对古籍有兴趣,都推荐去这个图书馆看看。因为它是整个中欧地区可以进入到古老图书馆里细细参观,并且不限制任何拍照(务必关闭闪光灯)的唯一图书馆

  

  

  到达方式:紧邻霍夫堡皇宫,公交车2A在Michaelerplatz站或3A在Habsburgergasse下

  开放时间:10:00 - 18:00,10月-次年5月周一闭馆

  门票:8欧

  ===================

  [作者:沙漠玫瑰]

  环球旅游达人,旅行体验师、自由撰稿人、嘉宾主持、旅行分享师、跨界自媒体人。已只身旅行过五大洲40余个国家,200余座城市。

猜你喜欢